不管什么事情,总有过去的那一天,看开的那一天,她愿意拿你当儿子对待,咱们也会双倍的对她好。https://www.25kanshu.com”

    “嗯。”

    “星期天也叫上大哥大嫂吧,咱们一家人一起吃个饭。”

    邓宸点点头,应了。

    本来阴沉的天气,吃过饭又开始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两人搂在一起,听着外面的雨声,说不出的满足。

    “邓宸,你给自己的公司起个名字吧,以后你自己干事业,总不能让人叫嘉园小区的老板吧。”当初他们开发这个小区的时候,只是以小区命名,直接办的手续,没注册什么公司。

    现在不同了,现在邓宸出来了,想要正规化,就必须办个营业执照。

    “嘉园不行,叫大河怎么样?”

    “大河房地产集团公司,嗯,听着挺大气,不错,就用这个吧。”

    “嗯,我这两天走下程序,另外我还让我爸给我弄了块地。

    我想开发成你说的那个工业园,你觉得怎么样?”

    “在哪儿呀,我没听你说过。”

    “那块地不好拿下来,我以为没谱,就在西边过了环城公园不远处,那边有个废弃的电厂,周边的那一块我想全买下来。

    大概需要十五万。”

    “邓宸现在这个小区的房子,盈利的钱,你大部分都拿去买地了吧。”

    “用了一部分,这个小区,总共盈利了七十多万,我用了三十万,剩下的四十万我存起来了。

    盈利的钱就是盈利的,这钱咱们攒着,投资的是投资的。以后我做生意,尽量不去卖空间里的宝石,自己凭本身挣钱。”

    “嗯,我相信你老公。”

    邓宸笑着摆弄着她的头发“丫头,放心,我一定让你过上好日子。”

    “我觉得现在咱们的日子就挺好,我不需要你挣多钱,我只需要你不管在任何时候,心里都把我放在第一位就行。”

    “寒寒,在这个世上,如果离开了你,我都不知道我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我时常担心,在你心里,我不是不是第一位。”

    “是。”

    应寒迅速而肯定的回答,让邓宸心里一暖。

    “寒寒。”

    应寒看着邓宸紧张的样子,噗呲笑了,依在他怀里道“在这里,我除了父母,就只有你了。”

    邓宸紧紧的搂着她“我也是,丫头,答应我,永远不要离开我。”

    “嗯,那当然,我好不容易才追到手的,怎么能轻易离开呢,你甩都甩不开的。”

    “我很不得把你揉进我的身体里,怎么舍得甩开你。”

    “越来越会说情话了。”

    邓宸逾越的在应寒脸颊一吻低沉的笑道“我只对你。”

    应寒脸颊泛红,捂着脸。

    两人在被窝里闹腾了许久,才睡下。

    邓宸不用上班了,有大把的时间接送她下班。

    邓宸觉得自己够勤快的了,隔壁的余向东,比他还热乎。

    现在冬季生意淡了,他媳妇单位没暖气。

    这家伙直接给她媳妇买了个煤球炉子送了过去,放到了她媳妇办公室。

    就因为这事儿,严九香还向应寒吐槽了一番。

    说她一个副科的老师,在学校待着的时间也没多久。

    余向东把炉子提过去后,害的全校的老师都知道她爱人对他多好了。

    调侃她新婚燕尔,太黏糊。

    简直丢人丢到家了。

    人家余向东不以为然道“我好不容易讨回来的媳妇,肯定要好好的呵护着,冻着碰着我心疼。”

    惹得几个人撇嘴发酸。

    ...

    这几天应寒刚完成了环城公园的剪彩,这次高师父,付师父,许师父都来了。

    应寒和姜沫在晚宴上,没少和几位师父说这两年几个人的事儿。

    付华国一听自己的徒弟辞职下海了,心痛不已。

    直接让姜沫把他叫过来,说好了好好批评他一番。

    结果等沈缈清到了,又舍不得,拉着他说了许多在业务上的事情。

    毕竟自己带出来的,都想让他们好好的。

    “师父,我现在挺好的,社会发展需求,现在不管在哪个位置,都能找到自己的定位。”

    “你们自己看到明白就行。”

    几个师父知道现在不同以往了,但也觉得在单位比外面有些保障。

    当然这只是他们的个人想法而已,现在都这样了,只能祝福他们越来越好。

    倒是没想到小姜会和小沈走在一起。

    真是世事难料呀,他们年纪大了,他们那些老套思想不行了。

    ...

    哥哥在那边要结婚了,爸妈这边请了假,去了h市一趟,去见见韩清荷的父母。

    应寒本想陪爸妈一起去。

    应妈妈说长途跋涉的,天气又冷,不用她陪着,他们见个面,吃顿饭就回来了。

    深秋的天气,应寒坐在家里担心着爸妈,感到一阵透骨的寒冷,忍不住把自己更紧的裹在毯子里。

    今天是通暖气的一天,他们本来是打算去邓家的。

    只能挪到明天过去了,今天就等着工作人员来家里测试了。

    他们的暖气费可都交了的,一个冬天的暖气费二十块钱。

    比烧煤炉稍微贵一点儿,邓宸在外面给暖气单位的工作人员,帮忙维修漏气漏水的情况。

    争取今年入住的家家户户都用上暖气。

    当然也有人舍不得用的。

    “热了没有?”

    邓宸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应寒裹着个毛毯窝在客厅里看电视。

    “啊,轮到我们家了。”

    “嗯,我早让他们开了阀门,有没有漏水的地方?”

    “我没检查呢。”应寒起来和邓宸一起检查了下阀门和借口处。

    一个屋子检查下来,楼下客厅的已经觉得很热乎了。

    他们安装的时候,特意多安装了两三个说暖气片。

    俺这种情况,今天晚上他们家里就可以暖暖的睡个觉了。

    严九香家里通上暖气后,拉着他们俩去她家吃饭。

    “今天天气冷,让你们尝尝我做的酸辣粉。”

    “九香,你还会做酸辣粉?”应寒许久没吃过了,光听着就开始流口水。

    “我们在那边经常吃这个,我婆婆昨天给我们弄了些粉条,还挺筋道的,我才想起来做个酸辣粉尝尝。”

    “要是有肥肠就好了。”余向东显然吃过,看着厨房,有些想念之前的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