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小说 - 恐怖灵异 - 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终于落幕,白色禁忌的盖世神威传遍宇宙!

第六十章 终于落幕,白色禁忌的盖世神威传遍宇宙!

        一个个星域,都在紧张凝视着碎片画面。

        阴阳古星,大道共鸣,一尊无上大帝出炉,帝影映照进宇宙不可言说之地。

        “杀!”

        伏羲养璧长发乱舞,体外垂落下浩瀚的九重天地,滔滔杀气跨越诸多空间。

        看到这一幕,万万亿生灵惊悸骇然,体内燃起熊熊热血。

        孰胜孰败?!

        那可是大帝高品,几乎触摸到大帝巅峰的盖世天骄!

        他自斩前程,毕生心血都倾注在这一战上,誓要镇杀古往今来的唯一一个道心无敌者!

        “这个纪元时代最惊艳的人杰,要陨落了么?”

        “修为差距太过庞大,白色禁忌注定要丧命,除非日不落出手干涉。”

        “日不落会冒诸天之大不韪,以颜面扫地的方式营救白色禁忌么?”

        万万亿生灵都在激烈议论,以这种方式缓解心中澎湃的情绪。

        要是太初公子的血肉都流淌诸天,坠落在他们身边就好了,吃一块就能拥有一百万寿元!!

        所以在潜意识里,无数人盼望太初公子丧命。

        虚无的冰雪世界。

        凰如是披散的头发散乱,眸光死死盯着画面,竟罕见地提心吊胆,惶恐不安。

        这个便宜女婿,现在是她的心头宝,一旦陨落,于她而言简直是剜心椎骨之痛,难以想象的痛苦。

        “别逞能啊。”

        凰如是心口堵得慌,恨不得杀到阴阳古星,中止这一战,出手碾灭伏羲养璧。

        置死地而后生,大帝高品的修为,女婿拿什么战胜?

        “能不能闭嘴!”

        第五锦霜冷冷睨了她一眼,眸底戾气一闪而逝。

        肥猫啃鸡腿的动作微微滞住,它跟大坏蛋朝夕相处,最了解她的情绪。

        这是有一丢丢紧张?

        莫非害怕小坏蛋会输?

        “小坏蛋,还是喵喵最相信你啊。”

        肥猫小声嘟囔,它要看小坏蛋怎么大显神威。

        ……

        阴阳古星。

        无边无际地混沌炁气垂落,星域间屹立的伟岸身影无以计数。

        随便拎出一个,都是活了无数纪元的老怪物,在诸天留下数不清的传说事迹。

        天庭之主,永恒国度的国王等人在他们面前,甚至还属于小辈!

        从宇宙深处而来,只为目睹无敌道心者!

        一袭白袍负手屹立,身影极其飘渺,虚无而遥远,像是隔着一片片星空,沾染着历史的尘埃。

        纪元不灭体,自然一阖一辟,一察一受,都在与宇宙融为一体。

        “够么?不行再突破一阶。”

        他微笑轻语,演化无边无际的大道音,星辉蔓延亿万里。

        轰隆隆!

        这句话,再度掀起滔天波澜!

        亿万万生灵瞠目结舌,被白色禁忌的嚣张给震惊到了。

        他在轻视大帝高品!

        何等的不可一世!

        就连诸多道君都心生涟漪,他们纵横数个纪元,像这般狂妄的修士都死得很惨。

        此子似乎忘记了自己仅仅是一个神灵高品??

        “杀你足够。”

        一声狞笑贯穿星辰陨石。

        伏羲养璧一步步走来,法天象地,身形犹如一个大世界,外放出恐怖的龙形气柱。

        “好。”

        白跑神情依旧波澜不惊,迈步间,星域模糊,瞬间自原地消失。

        “这……”

        “看不见了。”

        亿万生灵震骇,根本找不到那道无与伦比的身影。

        怎么可能啊?!

        通过画面,他们能隐约看到天帝强者,甚至是争渡大能,为何却看不到一个神灵高品?

        “纪元不灭体何等恐怖!!”

        有道君一脸不可思议,眼底深处有浓浓的嫉妒。

        诸多伟岸身影,气息剧烈波动,显然也陷入震惊之中。

        太初北望,他化作了一颗星辰。

        没错,就是亿万星河里的其中一颗,一般人根本就找不到。

        这种手段超脱了纪元万古,难怪是传说的体质。

        “躲?”

        伏羲养璧如一尊暴虐的上古杀神,精血燃烧出一重重天地,混沌雾霭扩散,隔着亿万里星河。

        锁定其中一颗几乎透明的雪白色星辰。

        霎那。

        星河似乎枯竭,万物死寂,陷入永恒的寂灭。

        这是毁灭般的力量,任何道法在其面前,都只有化作齑粉的份。

        雪白色星辰内里一朵晶莹的彼岸王花,在宇宙灰雾中,将一切侵蚀,冲向九重天穹。

        彼岸王花带着破灭万古、屠戮诸天的恐怖气息,朝着面色发白的伏羲养璧覆落。

        “不!”

        阴阳古星有剧烈波动,犹如纪元灾难,无数九重浮土的族人面容枯槁,眼里有绝望之色。

        一个至高妇人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她是伏羲养璧的母亲。

        “我要杀他!”

        伏羲养璧浑身沐浴精血,俨然是宇宙战神,一重重天地遮掩星河,带着强烈的执念要摧毁雪白色星辰。

        可他所有的必杀攻势,在彼岸王花面前,悉数如泥牛入海,化作无形。

        “岂敢破坏规矩?!”

        一轮轮煌煌大日,朝阴阳古星疾驰而去,诸多金发虚影从震撼中回过神,朝九重浮土杀去。

        “此子是颠覆纪元的人物……”

        永恒国度的国王身披万丈金袍,神情格外凝重,却隐隐有些欣喜之色。

        此子可是厌晚钦定的夫婿!

        碧沉沉琉璃的天宫屹立在星河,天庭之主浑身喷薄红霓紫雾,他掷地有声道:

        “太初北望,是咱们日不落的未来。”

        一众天庭的权势人物默默颔首,眼底的震撼怎么都无法消散。

        颠覆纪元!!

        太初北望,仿佛是宇宙规则、大道秩序之外的存在,能做到任何超乎认知的事情。

        必须重点栽培,倾注一切资源,让他迅速崛起!

        亿万个星域,无数生灵目瞪口呆,简直无法用言语来描述心情。

        太混乱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

        胜败都还没分出,为何日不落跟九重浮土交战?

        莫非?

        无数生灵内心狂震不止,生出一个让他们毛骨悚然的猜测。

        绝不可能!

        日不落说了一句,岂敢破坏规矩。

        九重浮土破坏规矩,难道是想营救伏羲公子?

        这……

        亿万星域死寂如无人绝域,无数生灵头皮发麻,四肢冰凉,神魂都在剧烈颤栗。

        白色禁忌,又缔造了一个不可能的奇迹??

        接二连三的奇迹还是奇迹么?

        宇宙在沉寂,星河无声,无穷尽的毁灭冥气消散得无影无踪。

        轰!

        一颗雪白色星辰陡然爆炸,能量湮灭,一袭白袍重新屹立在阴阳古星之外。

        “闲来无事,顺便给你找了一口棺材,也死得体面些。”

        他语气轻描淡写,随手扔出一口混沌棺材,朝星河坠落而去。

        那里一具斑驳骸骨像是被无尽岁月侵蚀,五官腐朽不可辨。

        可骸骨表面沸腾的黄金血液却格外醒目,让诸天如坠冰窟。

        没了!

        天道胚胎死了啊!!

        一个普通生灵,竟然真的镇杀了天道胚胎!

        还是以神灵高品,跨越好几个境界,一招碾灭大帝高品的气息。

        夸张到令亿万生灵颤抖!

        此刻整个宇宙,都感受到白色禁忌的盖世神威!

        “女婿!”

        冰雪世界里,凰如是彻底失态,激动得难以自持,单手捏住肥猫的胖脸起劲蹂躏。

        很难不骄傲,怎么能不自豪?

        她已经不配狠人两个字,女婿才是诸天唯一的狠人!

        正因为经历了神灵境、大帝境,才更能体会那种难以逾越的差距。

        可女婿做到了!

        天赋气运顶尖,道心更是盖压整个宇宙,而今战力又如此恐怖。

        这种人物,谁能想象出他的未来?

        圣洁晶莹的白袍身影,受到亿万众瞩目,他随意看向宇宙深处,平静道:

        “天道胚胎,就这?”

        “就这”两个字,在纪元不灭体的加持之下,无比恢宏壮阔,像是万古长存。

        无数人噤若寒蝉,连那些道君都静默无言。

        何谓天道胚胎?

        那可是星空下最璀璨的存在,所有屹立宇宙巅峰的不朽身影,皆是来自纪元长河的胚胎。

        而今,这个根深蒂固的真理被打碎!

        凡人岂能撼动神明?

        太初北望做到了!

        这不啻于银河断流,带来的影响太过磅礴浩瀚,几乎让每个生灵都热血沸腾!

        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当你觉得命运注定,脑海里只要想到白色禁忌的身影,就会爆发无穷的能量!

        徐北望负手屹立,眸光无波无澜,像是完成了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可他内心却十分激动。

        九重浮土之行,简直赚得盆满钵满,将影响他一世修行。

        没错,在毁灭伏羲养璧的一瞬间,顺势吞噬了胚胎。

        先说气运,足足增长了十八片树叶!

        这是什么概念?

        一个胚胎足以抵过他诛杀的所有气运之辈,连他自己都不记得杀过多少天命之子。

        更大的好处,是他体内竟有一个胚胎雏形,虽然只有微不足道的一角,远没有成型。

        但意味着,只要炼化更多的胚胎,自己有机会塑造一个属于自己的胚胎!

        创造自己的天道本源!!

        这太过惊喜,简直赢麻了!

        璀璨星域中,一众天道胚胎死死盯着白袍,内心无边的火气,还有压抑的憋屈,根本就发泄不出来!

        他们引以为傲的资本,就这样被击溃了!

        “太初公子,你敢履行约定么,就现在。”

        风轻云淡的声音在星空响起,青色王座裹挟无尽道韵而来。

        帝涯坐在王座之上,黑白道图在体外流转,眸光意味深长,带着挑衅。

        犹如大道消音器覆盖,喧嚣的亿万星辰顷刻间又鸦雀无声。

        无数生灵呆若木鸡,全都是震撼到极点的模样!

        这才是他们期待的问鼎榜盖世天骄!

        精彩绝伦!

        现在就算宇宙大爆炸诸天也不在乎,只想观摩接下来那场旷世大战。

        震撼宇宙星空的死战!

        曾经的两百年之约才刚刚过去十五年,就要提前上演么?

        这一次,白色禁忌总得陨落吧?

        再赢下去,那就是宇宙末日,一切能量都陷入停滞,否则怎么可能战胜问鼎榜第二十名?

        “小辈无耻!”

        黄金大日上,太初鸿怒发冲冠,恨欲发狂!

        每个日不落族人,都死死盯着帝涯,恨不得当场将其崩成齑粉。

        “其心可诛啊……”

        其余黄金神族的老怪物,都在心中感慨,这是奇招!

        太初北望可是无敌道心,他要是拒绝怯战,道心必然有瑕疵,会极大影响到纪元不灭体。

        很简单的道理,在亿万星辰的注视下,作为无数纪元里唯一一个道心无敌者,根本就不能拒绝!

        毕竟同为这个纪元时代的盖世天骄,关键还是自己当初立下的约定。

        可要是接战,那跟送死没什么差别。

        虽然太初北望是颠覆纪元的人物,但那一招毁灭之力,绝对无法撼动到帝涯,除非还有更强的底牌!

        紫巍巍明幌幌的天宫朝宇宙青色王座而去,似乎天庭之主要跟无冕之王交涉,让帝涯收回那句话。

        可就在此时。

        星空出现一幕让人震撼万分的景象!

        “我敢,只怕你不敢。”

        白袍平静开口,随意纪元长河的发源地垂落下圣洁的星辉,沉沉浮浮,将其整个人化作星辰体。

        “来,就现在。”

        他语气淡定得让诸天心悸。

        白色禁忌,究竟要做什么?

        “住手!”

        煌煌大日之上,恢宏天宫,同时响起惊恐的大道音。

        日不落的伟岸存在,此时都很恐惧,道体弥漫着痛苦。

        “帝涯,滚过来!”

        白袍发出冰冷的声音,而后宇宙枯寂,星空凋零。

        岁月似乎逆乱,诸天一颗颗星辰在嗡鸣,似悲痛和颤抖。

        轰隆隆!

        白袍璀璨的身影飙升亿万丈,星辉无边无际,似连通到纪元长河,仿佛下一瞬又将归于虚无。

        刹那,亿万生灵不是在目睹画面,而是抬头看着幽暗的天穹。

        是的,一个个大世界都陷入无边黑暗,没有丝毫亮光,仿佛厄难浩劫降临。

        就算再愚钝的生灵,都知道白色禁忌要做什么。

        这个男人,要自爆啊!!!

        自爆纪元不灭体,令宇宙大道都在发出哀鸣声,纪元低泣,星空挽留,难以想象的悲恸异象。

        有这种恐怖异象很正常。

        毕竟,那是无数纪元以来,唯一一个道心无敌者,某种意义上的宇宙第一人!

        第一人选择自爆的方式,难道不该让整个宇宙大动荡?

        ……

        九州大陆。

        临天之渊,所有道统势力都汇聚在此,紧张地望着古碑上的名字光点。

        谁能希望自家小辈能脱颖而出,成为天枢绝巅者,获得一缕鸿蒙紫气。

        陡然。

        苍穹像是被覆盖掉,陷入无边的黑夜,所有物质都逐渐消散,连灵气都淡薄许多。

        “灾难浩劫!”

        大周皇帝,九州第一人的武照自御座上腾起,雍容华贵的脸庞无比惨白,陷入恐慌之中。

        这种现象从未有过,莫非有域外强者降临九州,要将这个世界摧毁?

        此刻,朝倾绝、姜无忌、沈幼怡,轩辕长卿等大势力领袖纷纷祭出杀手锏,各大道统也严阵以待。

        他们要守护九州,一同抵御外敌!

        “阁下何人?”

        武照毕恭毕敬,表情不安地等待,想先以谈判的方式稳住域外强者。

        这种灾难景象太过惊悚,整个世界都变成黑夜,一丝光亮都没有,仿佛下一瞬就要崩碎成齑粉。

        她哪里能想到,是北辰星在震鸣悲痛,不仅所有遗弃之界都坠入暮夜,整个亿万大星辰都黯淡了。

        冗长的死寂,几乎让无数人窒息,甚至有人在准备遗言,根本无法抵抗!

        “小望……”

        似乎是内心的想念,徐靖不仅不惊惧,反倒反复念起这个名字。

        陡然。

        黑央央的天穹上,有一道无比圣洁的伟岸身影,由璀璨星辉凝结而成,金发化作一根根星辰通道。

        “帝涯,滚过来一战!”

        他在怒吼。

        纪元不灭体勾勒亿万星辰,同时传向了北辰星,永垂不朽的大道音将整个九州点亮,斑斓到极致。

        星辉在疯狂蔓延,映照出一个坐在青色王座的男子,他身影微微颤抖,承受着无与伦比的星辰能量。

        “是徐恶獠!!”

        九州无数道统的领袖兴奋至极,疯狂呐喊,竟然再次见到这个男人的身影。

        他在与人为敌么?

        只见青色王座的身影,黑白道图剧烈颤动,混沌炁气沸腾到无尽,可始终不敢倾泻而出。

        可这一幕,落在九州苍生眼里,让他们震撼到癫狂!!

        那个身影,眸子里竟然有无数个大世界毁灭;那个身影屹立的王座,有密密麻麻的星辰涌动;那个身影的躯干,甚至有亿万丈之长。

        而如此恐怖的人物,竟然在徐恶獠面前颤抖!!

        噗通!

        无数人跪倒在地,兴奋到几乎昏厥。

        那是从我们九州走出的人物啊!!!

        他们虽然不知道徐恶獠有多强,但从其对手可以揣摩出冰山一角。

        仅仅一个气息,就能毁灭无数个大世界,一个气息,就能创造出无数个大世界!!!

        “他太强了!”

        朝倾绝和沈幼怡眸光复杂,仿佛在瞻仰一个域外的传说存在。

        原本她们暗中立誓,超脱之后努力修炼,未来一定要超越徐恶獠,居高临下俯瞰他。

        可这一幕,击溃了她们的幻想。

        一个人真能强大到这种程度么?

        弹指间摧毁无数世界,脚下踩着密密麻麻的星辰……

        “那是鸿蒙紫气……”

        武照震撼到几乎失声,像是乡巴佬一样激动万分。

        无尽星辉里,浩瀚如烟海般的鸿蒙紫气。

        诸多道统的领袖,轩辕长卿等人眼睛都红了。

        他们曾经进入天枢,就是为了争夺一缕鸿蒙道气,那是九州最最珍贵的存在,没有之一。

        可天穹的星幕中,鸿蒙道气何止亿万缕!

        而且好像还是最低等的东西,只配聚拢在万千异象之下。

        “这就是域外么?”

        无数人震撼到无以复加,真正开阔了眼界,第一次明白九州有多么渺小。

        也发自内心地骄傲!

        “徐恶獠!”

        “徐恶獠!”

        “徐恶獠!!”

        临天之渊,响起响彻天穹的呼喊声,无数人为之自豪欣喜。

        可仅仅片刻,一切痕迹都消失,天穹恢复了湛蓝,灵气重新流淌。

        ……

        阴阳古星,死寂如炼狱,不止天道胚胎们,连诸多道君都陷入惊骇中。

        真正的纪元枭雄!

        这种人,难怪可以点亮一百零八颗大道古星,难怪能获得纪元不灭体!

        他太狠了!

        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你要战,那就战!

        面对纪元不灭体即将自爆,帝涯退缩了,他没有赌命的勇气。

        自爆的能量摧毁天帝巅峰都不在话下,他根本活不下来。

        恐怖的星辉消散,一道圣洁晶莹的身影屹立。

        他轻轻皱起眉头,似乎感到很无趣,淡淡道:

        “我吓吓你,还真畏惧了?”

        “帝涯,一介懦夫。”

        一介懦夫四个字在星域中震响,亿万生灵瞠目结舌,内心涌起难以复加的崇拜。

        这就是白色禁忌!

        一个拥有盖世神威的绝顶天骄!

        帝涯神情狰狞如地狱阎王,无尽的屈辱将他吞噬,黑白道图化作血色海洋。

        轰!

        青色王座碎裂成齑粉,他朝宇宙深处而去,背影说不出的落寞和悲凉。

        “那个约定还作数。”

        帝涯愤怒的声音滚荡,气韵道法都带着强烈不甘心。

        可没有人在乎他,无数目光都汇聚在白袍身上,那是亿万万个星辰的注视。

        在阴阳古星,这个男人让整个宇宙震撼,给无数生灵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

        他要走了。

        载入这个纪元时代最重要的一件事,终于落下帷幕。

        “星空彼岸,有你一个名额。”

        这时,恢宏苍老的柳树之下,无极二沧桑的眼神穿透星河陨石,看向圣洁的白袍身影。

        所有黄金神族的大人物再度惊骇,有些难以置信。

        星空彼岸,是宇宙深处一个不可言说之地,有难以想象的神物诞生,每个纪元只能去八个人!

        这个纪元时代,无极一无极二已经预定了两个名额。

        而现在,无极二当着亿万星辰的面,直接邀请太初北望。

        言下之意,无论如何都会让他前去星空彼岸。

        这句话的分量太重了!!

        白袍转过身微微一笑,随后隐没进黄金大日中。

        亿万星辰的画面顷刻间消失,碎片崩碎成齑粉,可无数生灵还是呆滞的状态。

        他们全部沦陷进白色禁忌的盖世风采中,难以自拔!

        ……

        ps:大章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