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小说 - 武侠修真 - 李邺裴三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六章 再遇程家

第一百零六章 再遇程家

        最后一天训练,依然是射移动靶,或许是最后一天的缘故,王廉又找了几名士兵帮他扛靶,这下子是五只移动靶,而且是五只兔靶,这就要求李邺连射五靶。

        李邺在一百五十步线处纵马疾奔,抽箭、搭弦、张弓、一箭射出,箭矢正中兔头,一气呵成,非常流畅。

        在疾奔中,他又连射四箭,箭箭中靶,箭箭射中额头要害。

        鼓声再次响起,李邺反过来奔跑,这次他换了手,右手执弓,再一次连射五箭.......

        接着,士兵们又换了鸟雀靶和鼠靶,当然都是木制,并非活物。

        其实正如裴旻所言,马球和骑射就是一枚铜钱的正反两面,它们的基础都完全一样,控马、眼利、手稳、精准。

        马球打得好,骑射也一定是高手,骑射厉害,马球也能很快成为高手。

        各个军方强队中的马球高手并不是从小训练马球,都是半路出家,但他们一定都是骑射高手。

        马球和骑射之间的切换,技术完全没有问题,缺的是经验和熟练。

        所以士兵们得知李邺是马球高手后,对他五天成为骑射高手,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下午时分,五天的训练结束了,李邺特地请士兵们吃一顿饭。

        喝了几杯酒,王廉对李邺道:“公子骑射的优点我们都说过了,卑职再说说不足之处。”

        李邺连忙道:“王将军请直说,我洗耳恭听!”

        一声王将军叫得王廉心花怒放,他笑道:“卑职只是一个小小队正,当不起将军,公子五天训练结束,只能说公子参加武举考试没有问题了,肯定能拿高分,但要成为实战中的骑射高手还有距离。”

        李邺点点头,“我也知道,我没有一点沙场经验!”

        王廉挠挠头道:“公子没有完全明白卑职的意思,沙场是另一回事,那种血腥生死的考验,我们也没有经历过。

        卑职说的实战是射活物,而不是校场上拿着靶子跑,其实这种没意思,线路都是固定的,只有射活物才能真正锻炼箭术,天上的飞鸟,地上的鼠兔,水里的鱼蛇都可以,线路变化多端,公子必须要提前预判线路,这才是高手。”

        王廉笑道:“这是当年王忠嗣将军给我们开课时说的,卑职也是照搬。”

        旁边另一名士兵道:“公子可以晚上练习射箭,自古就有日射金钱眼,夜射香头火的说法,军营内也有夜训,所以晚上练习射箭更锻炼眼力。”

        “老蒋说得没错!”

        另一名士兵也道:“我也建议公子抽时间练步弓,骑射是平射,射直线,而步弓是抛射,技巧不一样,掌握了步弓,对骑射精准度还能提高,慢慢地变成射眼睛、射脑门、射咽喉,公子距离一个真正的高手就不远了。”

        众将士一席话,李邺收获良多,他举杯笑道:“感谢大家的金玉良言,我都记住了,来!我敬大家一杯。”

        .........

        次日一早,李邺出门了,这还是他第一次出远门,裴三娘和木大娘一直把他送到巷子口,千叮咛万嘱咐,各种担心。

        李邺笑道:“你们放心吧!有舅父在呢,出不了事,就十天,说不定用不着十天,我就回来了。”

        “花钱要大方一点,别太小气,让别人看不起!”裴三娘又嘱咐道。

        “娘,我知道了,估计有钱也没有地方花!”

        “还有,不准去赌博!”

        “不会的!”

        李邺向她们挥挥手,出发了。

        望着儿子远去,裴三娘眼睛一红,又差点落泪了,木大娘劝她半天,两人才慢慢回家去了。

        李邺却很期待,这是他来大唐第一次出远门啊!

        李邺身穿一身蓝色细麻武士服,头戴纱帽,天狼弓放在袋中,挂在鞍桥上,箭壶也放在一起,腰配一把短剑。

        后面挂着两个鼓鼓囊囊的行李大皮袋,一看就是要出远门了。

        不多时,李邺抵达丹凤门,他凭邀请信进了掖门,来到了丹凤门广场。

        这时,丹凤门广场上已经聚居了数千人,都是高官权贵和他们的家眷子女,一些高官权贵还带了侍女丫鬟。

        李邺四处张望,估计他的祖父李林甫也在。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从后面重重拍了他的胳膊一下。

        “李老弟,我们又见面了!”

        李邺一回头,身后是一名浓眉大眼的年轻男子,正是程昌胤,李邺又惊又喜,“程大哥,你们也去春狩?”

        “我们家族每年都去,老弟是第一次吧!”

        李邺点点头,“正是!”

        “去我们那边聊聊吧!”程昌胤热情邀请他。

        李邺刚才已经看到李林甫的马车了,但旁边还有李岫、李屿、李岷三个嫡子和五六個嫡孙,李邺认识其中的李注和李泽,但没有看见父亲李岱,李邺就不高兴过去了。

        既然程昌胤相邀,他也不客气,抱拳笑道:“那就打扰了!”

        “上次多谢程大哥及时通知!”

        “没事,我听说你把他们干得很惨,神龙帮解散了,宇文嗣武还被打断了双腿,真痛快!”

        宇文家族严守口风,外面几乎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结果,宇文嗣武被打断双腿。

        李邺淡淡道:“他们作恶多端,也算咎由自取!”

        “以他做的恶,打断双腿还便宜他了!”

        一边说着,李邺跟随程昌胤来到了西北角,程家都在这里,李邺一眼看见了家主程若冰,旁边还有一个中年男子,应该是程昌胤的父亲程若水。

        还有几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娘子,这些都是程昌胤弟妹,程昌胤虽然是老二程若水的儿子,但他却是程家的嫡长子。

        程若冰前面两个孩子都是女儿,老三程昌缔是儿子,但比程昌胤小两岁。

        另外还有四辆大车,里面是两位夫人和一些丫鬟侍女,以及各种物品。

        “程伯父,好久不见了!”李邺上前给程若冰行一礼。

        程若冰有些惊讶,他一直以为李邺是长安的平民少年,但既然李邺也能参加春狩,那显然就是自己搞错了。

        “李贤侄,你父亲是何人?”

        “家父是户部郎中李敬文。”

        “李敬文?”

        程若冰念了两下这个名字,他忽然反应过来,李敬文就是李岱。

        “原来李公子是李相国之孙,失敬!失敬!”

        李邺怕他误会,便笑着解释道:“只是庶孙罢了,而且我认识伯父的时候,还是平头小民,没有归宗,我这次参加春狩,和家族无关,连我祖父都不知道。”

        这里面有点复杂,但程若冰还是听懂了一点,这孩子可能是个私生子,刚刚才认祖归宗。

        不过,这和他没关系,重要的是,李邺替他们找回了先祖之物,这才是关系到他们家族兴衰的大事。

        程若冰又给李邺介绍了兄弟程若水和一群晚辈,程若水也颇为感激李邺,他笑道:“如果李贤侄是单独一人,不妨和我们一起。”

        “那太好了,我非常乐意!”

        李邺正愁没有地方呆,程家主动邀请,正中他的下怀。

        程昌胤着实高兴,“贤弟,这次春狩你跟我一起,我带你去猎鹿!”

        这是,李邺忽然看见了父亲李岱,正东张西望寻找什么?应该是在找自己。

        李邺对程昌胤小声道:“我去一下,马上就回来!”

        他把马匹交给程昌胤照看,快步走了过去。

        程若水低声问兄长道:“宗祠那些东西,会不会是李林甫归还的?”

        程若冰摇摇头,“这孩子应该没有说谎,李林甫拿到了程家的东西,怎么可能让一个庶孙来归还?”

        程若水恍然,“兄长看得透,但李林甫的孙子,是不是有点.....”

        程家是东宫派系,而李林甫一直企图扳倒太子李亨,双方是政敌,所以程若水有点担心。

        程若冰淡淡笑道:“现在的李林甫已经不是从前的李林甫了!”

        程若水点点头,“我明白兄长的意思了,其实一个庶孙也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