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小说 - 玄幻奇幻 - 虚空降临之拂晓在线阅读 - 第三章 光明何在

第三章 光明何在

        第三章光明何在

        “老人家您好,我叫王伍。您刚刚说这个年轻人失了魂?此话何解,人在极端条件下,心神受到冲击,的确是会造成精神上的创伤,严重的就会智力倒退、痴呆、亦或者成为植物人等。”

        “没错,这个年轻人就是这种情况。在遭遇此番种种,精神上承受不住是有可能的。”

        老人自称姓李,是北山省本地人。此次从外地旅游回来,刚巧遇到这番祸事。

        刘能听老人一番诉说,连连附和,觉得很有道理。

        常言道,人有三魂七魄。而三魂就是指天魂、地魂、生魂,这里说的失魂,大概就是掉了其中一个魂吧。

        “老人家,我也曾经研究过灵魂。传说中很是神奇,说人有三魂七魄,但是毕竟以我们现在的科术探究来说,灵魂这东西还没有证实过。当然我也不否认古人对此作出的贡献,毕竟他们还是留下很多,有用的东西。”

        王伍走上前施了一礼,与李姓老人攀谈起来。

        作为蓝天大学资深的历史学导师,可以说是学贯古今,对于上古一些奇闻异事了解不少。同时兴趣使然,让他对一些神秘学研究很多。当然在旁人看来莫名其妙,这也是他身为大导师还要亲自出来招生的原因,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缘法,所以当知道张晓浩被刘能收走后他也不再坚持。

        “哈哈,失魂症这种说法常常是民间传说的东西,具体是什么谁也说不清。况且每一个地方都有自己的说法,虽然都叫失魂症,但症状、病情都表现的不一样。”

        李姓老人摸了摸灰白的小胡子,眼露奇光,对着众人笑了笑,走近地上青年身边。

        “老爷爷您好,我叫张晓浩,您说失魂症有很多说法,那您是不是知道这个哥哥怎么了?能不能救救他呀?”

        赵云立身在旁,看见李姓老者过来,便向含笑点头问好。心中对这个老人多出些许好奇,刚刚来到场中倒是见过对方,是另外一个小团体的一员。

        而李晓浩天真的看着李姓老人,有些期待对方的表现,同时也问出了众人的疑惑。

        “李老师,就知道您一定是前辈高人,连这失魂症什么的都有研究。”

        “谁知道是不是招摇撞骗,失什么魂。纯粹宣扬邪术,祸乱人心。”

        “穿这么破,看这模样也不像什么高人”

        “就是说,失魂症是啥,现在这社会,扯什么呢。”

        周围不断汇聚听闻风声赶来的人们,一群人议论纷纷看着眼前的热闹。其中一对中年男女很是引人注意,不过看样子两人还是有不小争执。

        “周昆,怎么说话呢?要不是李老师救你,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躺着呢。”

        “感情这李老师还是他救命恩人,这人咋这样儿对待恩人。”

        “哼,我承认他有点医术。但那还不是我身体好扛过来,他干了什么事你不清楚吗,弄的我上吐下泻,要不是你老公我命好,不被他折腾死。”

        吴林被周昆呛的的哑口无言,顿时恼火异常,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丈夫会说出这种话,你好歹也是个读书人,怎么这么无理取闹。治病出点反应不是正常嘛,况且你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当初求了多少大医院教授,花了多少冤枉钱都束手无策,人家啥也没收,还把你治好了,过程虽然是有点痛苦了。旁边的人听此也指指点点,对李姓老者也抱有怀疑态度。

        “那还不是你自找的,你不按李老师给的方子吃,还自己偷偷换药也不说,没吃死你就算好了。”

        吴林想起来什么,突然大声斥责周昆,差点被他带进去了。说起来还是周昆自讨没趣,人家给你配好药,不好好吃就算了,还自己偷偷更换药材。

        众人恍然大悟,对周昆更加鄙视了。后者脸色涨红,张嘴想反驳几句但又觉得好似不占理,只好甩手跑到没什么人的地方一边待着。吴林见他认怂心生快意,不识好歹一边凉快去吧。几步走向李老师,歉意的笑了笑。

        “李老师不好意思,周昆说话不好听,该是此番诸多事情受到刺激了,您多海涵。不要理他,您还是看看这个小伙子还有救没。”

        李姓老人抬首露出一丝微笑,对吴林点了点头,对周昆说的话毫不在意,似是习以为常,继续弯腰观察起地上的男青年。

        “失魂症民间通常是说小孩儿身上的异状,人有三魂七魄,六岁左右的小孩爱丢魂(老百姓也叫失魂),尤其是傍晚六岁左右的小孩受到惊吓一般就会失魂,失了魂的小孩儿白天迷迷糊糊得睡觉一到晚上就会哭闹怎么哄都不好,有的小孩儿还发高烧甚至是拉肚子,医生开了药也不管用。如果是成年人失了魂,有的是神不守舍精力不集中,有的则就像变了一个人让家人不能理解。三魂容易丢,七魄不容易变;三魂丢其一者精神萎靡不振,丢其二者如病缠身,丢其三者命休矣。如果一个人丢了魂魄,就会惊慌忧虑、心神不定,行为怪异。”

        “那照这么说,也不算那么严重啊,但这小青年都不省人事了,不像是你说的失魂什么的啊。”

        刘能听了老人的话,感觉有些道理,但看了看地上的青年,疑惑起来。众人对这个讲述也点了头,看了看青年,又看了看老人,不断低声讨论。

        李姓老人没有回话,自顾自的探查起来。不时抬着青年的手开始把脉,随后又对其眼瞳观察,手掌贴合青年的额头,脸色有些深沉。

        “诸位,这小伙子生命体征还在,但似乎陷入了深层次的休眠中了。”

        王伍等人对急救方面的知识大多处于理论方面,在现在的突发情况中能起到的作用很有限。况且青年的情况也比较特殊,像是遇到某种惊吓。

        现在缺乏先进的医疗设备,不好判断青年的具体体征。只能通过一些表象来判断青年当前额度状态,李姓老人的出现倒是让他们不在慌乱。

        “老先生,依你之见现在该怎么做,这名青年短时间无法唤醒吗,我们好早做准备?”

        王伍上前询问李姓老人,此刻情况复杂,一个受伤的伤员影响不大。但一个昏迷的伤员足以对一个队伍的行程造成巨大阻碍,这种拖累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的。

        “他可能永远都醒不来了!”

        “谁?”

        “赵云,你这话什么意思?”

        人群中,突兀的传来一道话语,惹得众人议论纷纷。分辨出来,正是当中一直陪在李姓老人和刘能身边的赵云。

        赵云的话语一出,刘能和张晓浩不由的疑惑的看着他。赵云一路上跟他们交流不少,但一直表现的极为沉静。现在突然说出这种话,让人难以揣摩他的用意。

        “咳咳,他说的没错,这青年醒不来了。如果救援队来的话,我们还能交给他们解决,现在的话我也无能为力了。”

        “李老师,你也没办法了吗,看来这小伙子确实难搞啊。”

        李姓老人盯着赵云,眼中流露出一丝奇异的色彩,随即他出言附和赵云所说的话语。同时他也开始仔细观察眼前的少年,像是在寻找什么。

        正在这时,一股神秘的气息悄然笼罩在这片区域。

        众人毫无察觉,此刻的天空中的光晕生了微妙的变化。先前昏暗的天空中多了一些奇异的色彩,当然这些光晕的出现并没有引人注意。大多数人的注意力都放在眼前的事上,当然停车场之外的地方许多人还是发现了些许端倪。

        “快跑,快跑啊!有怪物啊!”

        “救命,救命!闹鬼啦!”

        “砰~刺啦~”

        嘈杂之声不断传来,一群人影从远处跑来。脚下时不时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许多人慌不择路,连滚带爬的,丝毫不在意眼前阻碍之物,不要命的奔跑着。

        “怎么回事,那些人在干什么?”

        “不知道,貌似是在求救?!”

        “那是什么,不好!快跑,他们身后像是跟了什么东西。”

        “额滴天,那是个甚儿?”

        王伍的等人听到动静,起身查看奔涌而来的人群,起先还不当回事。但随着人潮的靠近,只见到人群后方出现一个个血色身影。有些避之不及被抓住的,立刻僵在原地,随之被血影笼罩,不断抽搐,尖叫之声连连。

        “嘶!”

        这不禁让在场众人倒吸一口凉气,不知是谁大喊一声,当场许多人四散而逃。

        “不好,这青年也有问题!”

        “不要管他,快跑!保命要紧,这青年身上出现异状本就离奇,现在更是和后方那些血色身影相似,说不得是同源之物。”

        “速速离开,这里一刻都不能呆了。”

        正当赵云等人还在思索地上的青年该如何处理时,变故突然出现。只见那男青年的脸上不断浮现黑青色的纹路,并且飞速向全身扩散,在扩散之时血色之光渐渐浮现。惊的在场众人楞在当场。还好是那位李姓老人率先察觉出异样回过神来,冲所有人喊道离开这里。不过王伍、刘能毕竟经验老道,听李姓老人提醒,虽然也没经历过此等骇人之事,但也瞬间反应过来。当机立断,率先向外冲出。

        “此地怪事连连,现在竟然出现这妖异血影。而且这青年也像是被那种东西污染了,这样下去可不妙啊。而且最关键,这污染源是从何而来,别是有一堆在四处潜伏吧。”

        怕什么来什么,赵云一边奔跑心里还不断思索当下的情形。周遭就不断出现变故了,许多人身上开始浮现血影。

        “不好,这些人也中招了。离开他们,”

        奔跑的人群突然出现异变,一些人身上开始浮现一道道黑色纹路,飞速开始蔓延至全身。而每形成一道纹路,先前的纹路就会出现血色。这一状况吓得众人不在敢靠近陌生之人,即便是亲近之人也开始检查对方身上有无异状。

        赵云等人身处前沿地带,最先跑到并州航站的边缘。此时,他们站立在一处高架上。入眼便是北山省府的剑城城区,可是众人呆立当场。

        一眼望去,城区仿佛被无尽的黑暗笼罩。如果说航站这边还有些许光亮,那城区就是漆黑一团的墨水。

        “怎么了,刘能,快动起来啊。后方就是那群怪物,谁知道他们多久追过来。”

        “伍……伍哥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你们自己看吧。”

        刘能咽了咽口水,说话都有些结巴。实在是今日的所见所闻简直骇人听闻,以他们的学识也根本难以解释今天发生的事情。

        “光明不再,前路又在何方?”

        赵云站在残破的高架天桥上喃喃自语,眼前的一切仿佛无边的黑暗,深邃无声,吞噬一切。

        身后是恐怖的血影獠牙,眼前是无垠的遮天黑幕。慌乱的人们已经迷失了方向,不断地奔跑跳跃。或失足跌落路崖,亦或摔倒被血影追上。混乱成为现实的写照,大多数人在这等情况下失去一切,也许连灵魂都无法解脱,沉沦在无限的恐怖中。桥面开始断裂,细长的裂隙不断延伸,往后的桥面开始逐渐下沉。

        “冲吧,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在黑暗中拼出一个未来!”赵云突然大喊一声,也不顾其他人的想法,率先冲向了黑暗中。刘能等人犹豫片刻,最终也在断桥崩塌来临前咬牙跟随赵云的步伐。

        时间宛若永恒,此时仅存的人站在远离恐怖的断桥对面,他们是最后的幸存者。在血影追来前毫不犹豫的冲向了黑暗,虽然没有得见光明,但他们活了下来。